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返回
  • 发帖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一个小小的建议或许可以改变别人的一生

       当我在莫里斯的圣玛丽学校教书时,他在三班的一班学习。班上34名学生和我相处得很好,也很开心,但是马克让我觉得很奇怪,他的外表看起来很干净整洁,他超开朗的知趣生活态度让他偶尔会恶作剧一两次,但似乎有点令人愉快。马克喜欢不停地说话,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说话前必须得到老师的许可。然而,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,每次我纠正他,他都会真诚地回答我,“姐姐,谢谢你纠正我!起初,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情况,但没过多久,我就习惯了每天听到几次这样的回答。一天早上,当马克继续说话时,我渐渐失去了耐心。然后,我,一个实习老师,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。我盯着马克,对他说,“如果你敢再说一句话,我就用胶带封住你的嘴。结果,不到十秒钟,乔克说,“老师,马克又说话了。“事实上,我没有要求班上的其他人替我看马克,但是现在我已经在全班面前宣布了惩罚,我必须把它付诸实践。就像今天早上刚刚发生的一样,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那天早上发生了什么。我走到办公桌前,故意夸张地打开抽屉,拿出一卷胶带。我什么也没说。我慢慢走到马克的座位上,撕下两条胶带,在马克的嘴上贴上一个大大的“X”。然后我回到站台。然后我转身看马克在做什么。结果,我发现他在朝我眨眼。他实际上在朝我眨眼。我开始大笑。当我慢慢走回马克的座位时,全班似乎都很兴奋。我从马克嘴里撕下胶带,耸了耸肩。他一开口,就说:“姐姐,谢谢你纠正我!“那年年底,我被要求在初中教数学。然后,年复一年,马克再次来到我的班上,我没有注意到。他看起来比以前更英俊、更有礼貌。因为在新课本的数学课上,他必须非常专心地听我讲,所以他不再像三年级时那样多话了。星期五,一切似乎都出了问题。我们的数学课已经和一个新的数学概念纠缠了将近一个星期,我能感觉到学生们很累,对自己很失望,甚至有点生对方的气。我觉得我必须在情况失控之前改善班上的坏脾气,所以我要求他们在两张纸上写下全班(除了他们自己的)的名字,每个名字之间留一点空间,然后我要求他们考虑别人的优点,并在名字之间写下空格。我们一起利用那堂课的剩馀时间完成了这项工作,学生离开教室时,他们把那两张纸交给了我。马克对我说,“姐姐,谢谢你的教导,祝你周末愉快!”

u=2441875246,2517162886&fm=26&gp=0.jpg

        那个星期六,我把每个学生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。 然后,把每个学生的长处记录在他们所属的纸上。星期一,我把那些优点送给他们。不久,全班都开心地笑了。我听到他们中的一些人窃窃私语,“真的吗?*我从来不知道有人会注意到这一点?“我没想到人们这么喜欢我。“没有人在教室里谈论那张纸。 下课后,也不知道是否和他们的同学讨论,回家和父母一起研究,这是不重要的。学生们再次对自己有信心,关系变好了。时间过得很慢,几年后,我休假回来的时候,父母来机场接我,我们一起开车回家的时候,妈妈问我这次旅行,天气和特别的经验等,是个普通的问题。在这样简单的对话中,我感到了漠然的沉默。然后妈妈转过头来看着爸爸说,“爸爸!我父亲清了清嗓子,就像他宣布了一些重要的事情,然后他开始说,“马克的家人昨晚打电话来了。”“真的吗?我说:“最近几年我没有他的消息。”。我想知道马克最近怎么样。父亲平静地说:“马克在越南被杀了。”。明天是葬礼。如果你参加,他的父母会很高兴的。现在也能清楚地指出父亲对我说这个消息的地方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军人,静静地躺在军事棺材里,标志看起来很帅,很成熟。那一刻,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是:马克,如果你能站起来和我说话,我愿扔掉世界上所有的胶带。教堂里挤满了马克的朋友,乔克的妹妹唱着“民主战争赞美诗”。“为什么葬礼那天一定会下雨?墓地附近已经很难走了。牧师做了一些例行的祈祷,乐队演奏了一些例行的葬礼音乐,那些爱马克的朋友们,一个接一个,最后一次来到马克的棺材前,在上面洒上圣水。我是最后一个祝福死者的人。当我站在那里时,一个刚刚抬棺材的士兵走近我,对我说,“你是马克的数学老师吗?我眼睛注视着棺材,点了点头。他继续说:“马克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葬礼后,马克的许多老同学在巧克力农场吃午餐。马克的父母也在那里,显然他们在等着。“我们有一些物品想要给您看。”他的父亲说。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皮夹,说道“马克死后,他们发现了这个。我们想也许你认识它。”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纸,拿出笔记本的两页破损的内页。很明显,这两张纸以前是用胶带密封的,并且被反复折叠过多次。我不需要看,就知道那多张纸就是我当年给马可,上面列着同班同学给他们的赞扬的那张纸。“很感谢您为他作了这些,他的妈妈说:“您见到的,马可很珍视它的。“马克的同学开始聚集在我们周围。查理害羞地笑了。他说,“我也有这张纸。我把它放在桌子的第一个抽屉里。巧克的妻子说:“巧克让我把这个摆在我们的结婚纪念簿里。“因为我还留着,”马林随后说:“把我它摆在曰记里。”随后维琪伸出手取出她的随身携带笔记本电脑,随后从她的皮夹中取出那张已经损坏皱褶的纸,她双眼眨就不眨地说:“我一直都随身带着这张纸,我要大家应该也都还留着自己的吧!”最后我坐下来哭了。我哭了。我为马克和我再也见不到他的朋友哭泣。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说点什么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HOT • 推荐